Sameen

说再多不如对方的一句可是我喜欢他

大锤小根的故事

甘总:

胡编乱造了一些小段子,娱乐一下O(∩_∩)O


 


 


1.所谓萝莉控


shaw背着双手在客厅里走来走去,高跟鞋在地面敲打着焦虑的节奏。她又踱了几步,最终在那个小小的身影前停住:


“root,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小小的身影不安的绞着手指,她咬住下唇,“I suppose ...no.”


shaw按揉着眉心,从怀中掏出所谓“凶器”,按下它的开关——噼里啪啦的声音伴随着一阵亮光响起。很显然这不是什么玩具,而是危险的电击枪。


“告诉我,你拿这个来干什么?”shaw居高临下地问道,语气中带着隐隐的怒火。


“I…I…”小root涨红了脸。Shaw似乎没打算放过她,继续说道,“我不是说过不要动我的东西吗?!你们这些小鬼怎么总是不听话呢??这玩意有多危险你知道吗......”


“I…I’m sorry……”小root低下头,温润的大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Shaw半蹲下身与root平视,小root盯着shaw黑沉沉的眼眸,突然毫无征兆的大哭起来,眼泪鼻涕流了满脸。


“……?!”shaw一脸懵逼,小root哭起来可怜兮兮的样子惹人怜爱极了,她原本一肚子的责备也只能硬生生憋回去。见root哭了好几分钟都没歇气,shaw更自责自己说了重话,连忙用方巾给小root擦脸,小家伙立刻不哭了,乖乖闭上眼睛任由shaw给她擦泪。


“真是磨人啊。”shaw叹了口气,无奈地抱起冲她伸出双臂的root。怀中的小鬼把脸埋在她的肩窝处,安静柔顺的像一只小绵羊。


“嗯…我很抱歉说了重话…别生气了好吗?”shaw在小家伙耳边说道。其实她的内心是崩溃的,明明是root碰了她的电击枪先,结果道歉的却是自己。


“你不要老是出去玩那些东西,”小root像是撒娇般蹭蹭她的脸,“很危险的。”


“yeah,yeah,你说了算。”看着怀里眼中含泪,鼻头通红的小鬼,shaw只能连连答应下来。


唉,萝莉控毁一生啊。她轻轻叹了口气。


2.“父亲”们的交流


夕阳西下,门前庭院。


Shaw挂在儿童秋千上,看着一旁正在和邻居小孩Harry玩耍的小root发呆,一只啤酒瓶伸过来,shaw抬起头,夕阳下男人高大的身影像山一样压下来,他坐在shaw旁边的秋千上,喝了一口酒。


Harry的父亲,Reese。


两个人都默默地喝着酒,看着自家的小鬼在一边疯闹。


“Harry好像又长高了呢。”shaw率先打破了沉默,“你最近在忙什么?怎么老是不见人?”


Reese放下酒瓶,“警局里才处理完一个案子,前段时间忙得头昏脑涨,finch都怪我没时间陪他。”


“你这样可不行啊。”shaw拧起眉头,“这么大的孩子正是需要人陪的时候,不然将来没法建立安全感…”


“你倒是经验丰富啊,”Reese眯起眼,“带孩子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啊?”


Shaw翻了个白眼,心说我陪着root疯玩瞎闹上蹿下跳的时候别提有多崩溃了!她还是笑笑:“算是吧。虽然是捡回来的姑娘,不过我还蛮喜欢这个小鬼的。”


“确实,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谁都会喜欢吧。”Reese撑着脸颊,“不如…我们定个娃娃亲?”


“No.”shaw想都没想直接拒绝。Reese本以为这家伙会插科打诨和他调笑两句,想不到竟然拒绝的这么干脆。


“…为什么?我家Harry这么糟糕吗?”


“不,不是Harry的关系。”shaw咧嘴一笑,root此时满头大汗地跑过来,直接把脸抵在shaw的衣服上擦起来。


“你这个小鬼!”shaw佯怒着弹了一下她的脸颊,root更肆无忌惮的在shaw的脸上擦起汗来,一大一小两个人打打闹闹着跑远了。


Reese盯着shaw的背影,忽然明白了她拒绝自己的理由。他笑着摇摇头,牵起Harry的小手,“走吧,我们也回家。”


3.讨债鬼的由来


看着root杂乱的屋子,shaw不由得重重地叹了口气——当初自己不知道发什么疯,看见这个小姑娘在贫民窟里可怜兮兮的模样,脑子一抽就把她捡回来了。果然小鬼们都是来讨债的啊!!shaw悲愤地开始捡地上的各种模型和书本。


说起来,当年才18岁的她就被派到阿富汗做任务,在她身中数弹快要昏迷时,眼前一个眼睛扑闪的姑娘把她带到了当地赤脚医生那里才捡回了一条命。


那个小姑娘就是现在的root。这个小鬼头不但漂亮而且聪明,shaw在本地待了一阵子后决定把她带回家。


“你一定是疯了。”和她还是同僚的Reese十分惊讶。


“你不也一样。”shaw看了一眼躲在他身后的小男孩。


他们原本都是极端的独身主义者,现在忽然都多了一份牵绊。


“每天看小鬼在家里闹腾,自己收拾,竟然觉得挺开心的。”偶尔和Reese喝酒聊天,两人都这么说过。


4.称呼问题


“mom…”小root怯生生地喊了一句。


“oh,god,别这么叫我。”shaw捂脸,心说我特么才18岁啊!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10年后就能当外婆了啊!


“那我该叫你什么?”root歪歪脑袋。


“嗯…你也叫我shaw吧,或者叫我boss也行。就叫我boss吧!”


小root犹豫了一会,突然开口:“sameen!”


“what?!”shaw一把捏住小鬼的脸颊,“谁允许你这样叫的?”


“可你不是叫sameen shaw吗……”眼看小鬼又要哭,shaw连忙挥手败下阵来,“好好好,就叫sameen,就叫sameen……”


于是——


“sameen,我要吃这个!”


“sameen,陪我洗澡啦!”


“sameen,我拿到奖学金了,这是给你的礼物!”


……


5.成长


“sam…sameen?”root的手在shaw的眼前晃了晃。


“哦…没什么,突然有些走神。”shaw拍拍自己的脑袋。


其实她只是陷入了回忆——


十几年来她依旧出生入死,然而那些奇奇怪怪的任务还有那个苛刻的上司她都没什么印象了,记忆中只有这个小鬼蹦蹦跳跳的样子,猴子一样活泼。


小鬼…吗?shaw抬起眼,眼前的root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漫卷的棕色长发披散在肩侧,身形高挑修长,脸部线条柔和,只有那双温润的眼睛一如既往。


 “怎么了?”见shaw低下头,root拉住她的手,“有什么事不顺心吗?还是你又有任务了?”


“没什么,想起了你小时候的样子。”shaw微笑,“有一次你偷拿我的电击枪,我还没责备你你就各种哭啊;而且你一直没大没小的叫我sameen…”shaw一只手覆上root的脸颊,“现在终于长大了。”


“怎么突然说这么伤感的话?”root握住shaw在她脸上的那只手,“时间本来就是越过越快啊。”


是啊。Shaw笑笑。最近和Reese喝酒的时候她发现这家伙的鬓角都有些发白了,而自己的眼角也有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细纹。


这才30岁,怎么就觉得过了半辈子呢。Shaw眉峰一振,决定不去想这种伤感的事,她捏捏root的脸颊,“明天是你18岁生日,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吗?”


“这可是成人礼啊,你就这么直白的问我?”root幽怨地撅起嘴。她突然狡猾地一笑,附在shaw耳边说着什么。Shaw本来面带微笑地听着,越听脸色越不对劲起来。末了,root盯着她的眼睛,“怎么样,答应吗?”


Shaw盯着她的脸出神,root小时候的模样和现在的样貌渐渐重合。


眼前突然就模糊起来。


“好,我答应。”


 


Fin.


 


 


 


 

啊啊啊啊糖!

抚剑独行游:

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幸福了!!!肖根头顶官方脚踩小乔!!!ss打了shoot的tag!!!